拙火之借鏡與探討(上)

林於灝(六十九)

  任何時代,都會有人對於超自然身心現象的探索感到興趣,因而也會有許多傳授玄秘之術的社團、宗教或學派。特別是埃及、中國及印度等古文明,對於身心的互動現象,可能遠比現代人有經驗而且深刻。只是,由於人類不安、多疑的天性,習慣將這方面的經驗暗自珍藏,結果導致無法將修習時的生理、心理禁忌以及潛在的危險公開,而使得修習的各項因素得以完美配合,這些珍貴的經驗知識,也就逐漸失傳。
  瑜珈一詞,音譯自印度文,義為相應或連合,有會二元於一體,融心物而超然之義,與漢土所謂天人合一、性命雙融之說,蘊義雷同。
  瑜珈之學,源自印度,但在西藏密宗所傳承的無上瑜珈之中,必須修習氣脈明點,引發自身之拙火(kundalini或譯靈力、蛇火、靈熱),也與道家之導引服氣之術雷同。
  所有的瑜珈學派都認為,一切生靈的存在都歸因於某種非實體的prana這種生命能能源。在正常情況下,prana被釋放而滲入腦部以及神經系統,並會放射出一種目前無法以實驗分析的光線。Prana在人體之內循流,引起機械性的衝動和感覺,指揮各器官執行其功能。
  但拙火的覺醒則會破壞這種秩序,並影響整個神經系統的運作,使得更多更廣的細胞群受到刺激而參與作用,導致更廣大區域的大量作用產物以便形成更強烈的prana光線,並被導入腦內。
  拙火是潛藏於人體的一種生命能源,像一條蛇蜷曲於脊椎底部周圍,略低於性器官。這種能源的通道,由脊椎一直延伸到頭頂的意識中樞,當這種能源的通道關閉時,便會使生命能源暫時停止作用。
  拙火的覺醒可急可緩,隨個人的心智發展、性情及人格而異,所造成的影響及強度也各自不同。
  世界上有許多神秘學家,在幼年就曾引發拙火而進入恍惚的狂喜狀態,後來又回復原來的意識狀態。對這些人而言,身上的情況自幼就存在,而神經系統也習以為常,所以自己不會感到困擾。
  某些靈媒、巫祝及擁有透視、讀心術、預言家等異能人士,其秉賦則是來自於拙火的半覺醒作用,而未直達最高中樞,就只能在腦中行使不完全的功能,並且經常面臨許多危機。在回復正常穩定的心理狀態之前,必須忍受非人的痛楚和折磨,同時又要隨時考慮如何妥善表達其異於常人的經驗。
  有些天才,僅是在其大腦的若干區域,因為受到生命能源的滋潤,因而在智性、文學或藝術活動中,能夠有特異的表現。
  對一般人而言,在神經系統充分習慣拙火所導致的變化之前,這種大量滋生的生命能量流,經由脊椎中央進入腦部的作用,就可能引發暈眩、休克、暴怒,以及更嚴重如狂亂、囈語、麻痺,甚至死亡。
  此外,對瑜珈的傳說而言,拙火的上昇必須經由位於脊骨內的Sushumna這條通道。但如果從Sushumna左側的Ida nadi或是右側的Pingala nadi上升,則會帶來莫大的危險。
  只是就筆者記憶所及,僅曾在一、兩本書裏,發現略為提及其中可能遭遇的危險;但對於危險的性質,以及避險或克服危險的方法,則多未作解說。
  瑜珈行者(yogi) Gopikrishna (1903-1984),在他的傳世名著Kundalini – The evolutionary energy in man一書中,精細入微地描述他自己喚醒拙火的歷程,以及所遭受的種種磨難,殊堪用做提醒與借鏡。因此,筆者自Gopikrishna的書中,特別選錄幾段文字於後與覺友分享。
Copyright © 2014 全程靜坐研究推廣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